热门搜索:

还是英姿勃发被江湖人所敬仰的江东五侠东齐有着不小的名声

时间:2018-12-24 21:10 文章来源:互联网

看着吴天冬和柳卿卿没有站在楚休那一边,而是听他的话带着人逃离,程不讳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欣慰之色。
 
    虽然这两个人也没有选择冲上来跟他一起赴死,但起码这两个人都没有背叛他,那就足够了。
 
    看着楚休,程不讳畅快的大笑道:“我的兄弟当中,没有人当你的内应!”
 
    直到现在程不讳才敢真正的肯定,楚休从一开始就是在骗他们的,没有人当内应,那也就没有人背叛,他可以接受死亡,但却接受不了兄弟的背叛。
 
    只不过程不讳不知道,楚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去挑拨其他四人成为自己的内应。
 
    哪怕是几人当中最不成熟的吴天冬和早已经不想再浪迹江湖的柳卿卿,他们也跟程不讳等人有着数年的交情了,若是楚休这么轻易就能将其挑拨成功,让其为自己办事,那这江东五侠之间的关系也太脆弱了一些。
 
    楚休要做的只是让他们互相猜疑,就算是没有内应,在这猜疑之下,也变成有了。
 
    看着程不讳,楚休面无表情道:“所以呢?你可以心满意足的去死了?程大侠,今日我便来送你上路了!”
 
    话音落下,楚休手中的天魔舞之上爆发出了耀目的血芒来,同时还有着无数魔气跟血气交织在一起,形成了极其诡异的刀罡。
 
    天魔舞自带魔气,而楚休的血炼神罡也属于邪异无比的罡气类型,二者融合,其威能邪异恐怖无比。
 
    程不讳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死意,但他还是抬起了自己手中的重剑轻岳。
 
    只要自己能够多支撑一刻钟,吴天冬等人便多了一刻钟的生机。
 
    不过就在这时,之前已经油尽灯枯的吕瞳却是猛然间爆发出了自己最后一丝力气,跃到了程不讳面前,大喝道:“大哥!快走!”
 
    血色魔气洒落,已经抬不起剑的吕瞳直接被楚休的一刀斩成了两截,一瞬间鲜血飞散。
 
    对于吕瞳来说,他自己心中有所想已经达到了,杀了董相宜这个他眼中的‘叛徒’,还为了程不讳挡下了楚休一刀。
 
    这一世他们是无缘再做兄弟了,只能等下一辈子。
 
    “三弟!”
 
    程不讳双目赤红的怒吼了一声,接住吕瞳的尸体,状若疯狂。
 
    五人结义之后,就算程不讳尽量做到公平,但也是有着远近亲疏的。
 
    吕瞳是他最先救下的,自然也是跟他相处时间最长的一个,这么多年来程不讳早就有了一个认知,谁背叛他,吕瞳也不会背叛他的。
 
    之前的程不讳或许还可以慷慨赴死,跟楚休去讲什么信仰和道义之类的东西,但现在眼看着吕瞳死在自己身前,程不讳却是真的后悔了,后悔自己所坚持的这一切,质疑自己所坚持的这一切到底值不值得。
 
    不会还没等他想出来,楚休那带着阿鼻地狱魔气的森然一刀便已经落下!
 
    “你兄弟拼死为你争取来的机会你没有去珍惜,还当真是浪费啊。”
 
    楚休的声音缓缓而落,刀势也是轰然落下。
 
    程不讳下意识的抬起自己手中的轻岳抵挡,但他那柄轻岳虽然是六转宝兵,但却敌不过有着神兵底蕴的天魔舞,在连番的对撞之下轻岳剑早就已经是破败不堪,最终被楚休一刀所粉碎!
 
    轻岳乃是霸剑山庄被灭之后程不讳唯一的寄托,现在轻岳剑被楚休一刀斩碎,程不讳也好像感觉自己已经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一般,周身的护体罡气轻易的便被楚休所斩碎,也是这么轻易的被楚休一刀所斩杀。
 
    看着地上程不讳的尸体,楚休顿了顿,心中倒是忽然有了几分感慨。
 
    在江湖上闯荡这些年,前世和今生的灵魂记忆都已经完美的融合,也是让楚休的心态转变了许多,正像其他人所评价楚休的那般,胆大果决的同时也是贪婪自利,可以说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自己向上的路,楚休敢不择手段的去做一切。
 
    而程不讳跟楚休正好相反,他可以说是一个真正的侠士,在道义之上没有任何的亏欠,哪怕是跟柳卿卿的那一次也不是他主动的。
 
    什么是正,什么是邪?
 
    在大部分的人看来,眼下程不讳等江东五侠就是正,他楚休就是邪。
 
    只不过在楚休看来,活着的才是正,死了的,那到底是什么可就不一定了。
 
    昔日昆仑魔教最为巅峰之时,哪怕是一些自诩为名门正道的弟子见到了昆仑魔教的魔使,也要尊称一声‘圣使大人’。
 
    结果等到独孤唯我跟宁玄机一战后失踪,昆仑魔教便在短短的十余年的时间内分崩离析,等到几百年过去后,也就只有无相魔宗这等死忠才会继续称呼昆仑魔教为圣教,其他人都是一脸不屑的吐一口唾沫,不屑的骂一声魔教妖人,丝毫都想不起来他们祖师曾经对昆仑魔教口称圣使时的谄媚模样。
 
    所以这凡尘江湖,所谓的正魔都不是永恒,唯有力量,才是唯一的真理。
 
    虽然自己这具身体在原版剧情中乃是魔教教主,但现在剧情都已经发生了极大的改变,楚休今后到底会不会走入魔道,这点就连楚休自己都不知道。
 
    不过这些都已经无所谓了,以前楚休或许还会纠结这一点,但现在楚休却是想通了,等到自己真正到了巅峰,所谓的正魔,也只不过是自己一句话的事情。
 
    程不讳这位正道侠士的死让楚休的心境明朗了许多,但可惜,剩下的吴天冬和柳卿卿仍旧要死。
 
    这也是楚休一直以来的行事方式,要么不做,要么做绝。哪怕程不讳真让楚休有些敬佩,只要挡了他的路,也是一样要死。
 
    扔了一颗疗伤的丹药在嘴里,楚休都没有仔细去炼化便追了过去。
 
    江东五侠当中真正能对楚休造成威胁的就只有程不讳、董相宜和吕瞳这三人,现在他们都已经死了,剩下那两个楚休想要杀他们,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
 
    此时的密林的小路当中,吴天冬和柳卿卿带着秋冬茂一路逃离,根本就不敢回头望去。
 
    柳卿卿的脸上仍旧带着惊惧之色,吴天冬则是铁青着脸,一言不发。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就好似噩梦一般,几天前他们还是英姿勃发,被江湖人所敬仰的江东五侠,在东齐有着不小的名声。
 
    但几天之后,他们便已些意动,不过吴天冬却是怒喝道:“闭嘴!都是因为你!若不是因为你,我江东五侠又岂能变成这般模样?”
 
    秋冬茂闻言一缩脖子,顿时就不敢说话了。
 
    这时楚休的声音却是从吴天冬等人的身后传来:“啧啧,难得你现在想通了,可惜却是晚了。
 
    这个废物可一直都在骗你们呢,你们还真以为自己保护的是什么恩公唯一的子嗣吗?仇人还差不多。
 
    况且就凭他现在的价值,太子还会为他报仇?估计太子连见他一面都是不可能的。
 
    秋冬茂只不过是太子手中的一颗棋子而已,但现在棋局都已经结束了,还要他这个棋子有什么用?所以这秋冬茂,只是废物!”
 
    看着楚休的身形从身后袭来,吴天冬等三人的面色顿时一白。
 
    楚休已经赶来,那程不讳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那就不用多说了。
 
    一想到这点,吴天冬的眼睛便露出了悲痛之色。
 
    之前因为柳卿卿一事,他的确对程不讳等人是有些怨恨的。
 
    但现在他们都死了,特别是想到对自己如兄如父,在自己初出茅庐时一直都在帮着自己的大哥程不讳也死了,吴天冬便感觉自己的心中好似针扎一般的疼。
 
    他现在已经有些后悔了。
 
    后悔自己等人为何要帮秋冬茂,后悔自己为何要听楚休的挑拨,跟大哥他们翻脸,后悔自己方才为何要逃走,而不是跟程不讳一起赴死。
 
    放下秋冬茂,吴天冬拔出了自己腰间的两柄秋月刀,怒吼一声,周身刀罡盘旋宛若飓风一般,向着楚休疯狂的斩来,他此时竟然也是疯了一般的跟楚休拼命。
 
    楚休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异样之色:“现在想通了?可惜已经晚了!”
 
    天魔舞斩下,魔气汹涌,血煞冲霄。
 
    一刀之下,吴天冬被轰的吐血而飞。
 
    二刀落下,吴天冬手中的秋月刀直接被轰碎。
 
    三刀斩出,阿鼻地狱,死门大开!
 
    接连三刀,吴天冬的身形宛若一个破布娃娃一般倒飞了出去,脑袋滚落到了一边,鲜血沿着无头的尸身汹涌而出。
 
    看着楚休的目光往来,柳卿卿已经顾不得悲痛,她的眼中都已经被恐惧所填满。
 
    “别杀我!我答应你!我答应你投靠二皇子!”柳卿卿摇摇头,惊恐的大喊着。
 
    楚休摇摇头道:“晚了。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