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不过现在看来大家都是有着各自不想往外说的秘密

时间:2018-12-24 21:02 文章来源:互联网

闯荡江湖这么多年,柳卿卿人也没少杀人,此时面对楚休她也没有慌乱,当即便准备出手和喊人。
 
    不过这时楚休却是道:“柳姑娘,不用这么敏感,我说过了,我没想去偷袭你,这次我的目标也只是秋冬茂。
 
    其实说起来也是可笑的很,我跟你们江东五侠并没有什么仇怨,结果却是因为一个外人而对立,这岂不是讽刺的很?
 
    我说秋冬茂给秋振声下毒你们不信,这点就暂且不提了,关键是你们废了这么大的力气护送秋冬茂去墨琉城,你们图什么?好处吗?那我可以告诉你,不用想了,秋冬茂给不了你们好处的。
 
    太子只是看重他秋振声私生子这个身份,想要利用他来掌控飞马牧场,而现在秋振声死了,飞马牧场就算是重新选主人,也轮不到他秋冬茂,所以说,这个人其实已经算是废了,他能保证下辈子的荣华富贵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你们这么拼命又是何苦呢?”
 
    柳卿卿皱了皱眉头,最终还是没对楚休动手,因为楚休的话的确击中了她心中的某些想法。
 
    跟着程不讳闯荡江湖这么长时间,柳卿卿还是有些累了,她毕竟是女人,没有程不讳这样的男人信念坚强。
 
    从她一直以来的行为便能够看出来,柳卿卿是想要嫁给一个强者,一个有安全感的男人,不用再颠沛流离。
 
    这个人最开始是程不讳,后来又变成了董相宜,当然吕瞳那次应该是一个例外。
 
    现在吴天冬正在追求他,但吴天冬除了真心对她好之外,方方面面都是不如程不讳和董相宜的,所以这也让柳卿卿有些抗拒,还没有答应吴天冬。
 
    而这一次护送秋冬茂,也真让她涌现出了可以被太子招揽的想法,可是她却不敢跟其他人说。
 
    程不讳讨厌当其他人的走狗,哪怕这个人是太子,董相宜也不想肯屈居于人下之辈,吕瞳则是一心只跟着程不讳走,程不讳让他干什么,他便干什么。
 
    所以柳卿卿则是跟吴天冬说了这件事情,但可惜吴天冬却是一个没有任何深远想法的家伙,只知道人云亦云,这种事情他也要听程不讳的。
 
    看着柳卿卿的模样楚休便知道,他是说对了,因为原版剧情中的柳卿卿便是这样的一个人。
 
    楚休最后淡然道:“我是挑拨也是招揽,太子殿下你们那边靠不住,但我却可以把你们介绍给东齐的二皇子,虽然这一位的身份没有太子显赫,但能力和名声可都要比太子更大。
 
    你也不用着急现在便回答我,我跟你们江东五侠没有仇怨,所以我还会给你们一些时间,这也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希望你们能够把握得住。”
 
    说完之后,楚休直接离去,原地的柳卿卿甚至忘记了自己还要方便,脸色变幻不定,直到吴天冬那边大声喊了她一句,柳卿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要干什么。
 
 
------------
 
第三百章 大戏开场
 
    PS:感谢书友千迁纤谦谦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程不讳倚靠在树上,擦拭着他手中的那柄重剑。
 
    这柄重剑乃是他们霸剑山庄祖传的一柄重剑,名为‘轻岳’,也是他们霸剑山庄唯一柄五转级别的宝兵,在他出去闯荡江湖时,他父亲便将这把剑交给了他,让他带着闯荡江湖。
 
    后期程不讳曾经在剿灭了一个江湖恶贼时,从他那里找到了一块玄元重铁,这东西没别的用处,就是坚硬和沉重,指甲大小的一块便有数斤之中。
 
    程不讳找了一名炼器大师,将这块玄元重铁融入了轻岳当中,也使得轻岳从五转级别的宝兵变成了六转。
 
    这柄剑从小便陪着他,虽然霸剑山庄没了,他父亲也死了,但只要有轻岳在,他便感觉这些人还都活着,看着他行侠仗义,完成自己昔日心中的理想和报复。
 
    擦完手中的剑,程不讳看了一眼天色,虽然密林中的浓雾有些大,但却已经微微透亮,他刚准备招呼众人起程,再走个几天便能到墨琉城了,不过看了一眼众人的状态,程不讳却是微微皱了皱眉头。
 
    他其实不是一个太心细的人,反而有些粗豪。
 
    不过粗豪也并不等于傻,他明显感觉到这段时间其他人都有些不对劲,一个个好像是心事重重,心不在焉的模样。
 
    其他人这样也就罢了,他二弟董相宜的心思一向都很深,也不喜欢跟其他人交流,吴天冬和柳卿卿不腻在一起,吵架了倒也有可能。
 
    但吕瞳这么多年来可都是一副冰冷冷的模样,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冷静无比,好似心如止水一般,这么多年来他几乎都没有变过。
 
    但现在吕瞳却总是对他露出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好像是有什么事情想要问他,结果每次吕瞳都没有开口。
 
    程不讳倒是善解人意的反问了回去,但结果吕瞳却也总是说他没事。
 
    这种怪异的氛围让程不讳十分的不适应,他将重剑重新绑到自己的身后,叹息了一声,最近他总有一些心神不宁的感觉。
 
    之前在客栈当中楚休那副做派他都看到了,对方绝对是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之人。
 
    结果这都已经好几天了,楚休却依旧没有出现,好似他在客栈中跟他们说的那些话都只是为自己的面子在放狠话一般,这十分的不正常。
 
    关于楚休的为人程不讳还是听说过一些的,毕竟对方都已经位列龙虎榜前十了,而且在北燕和东齐之地都有一些名声。
 
    从龙虎榜上的描述不难看出来,楚休的正面乃是坚毅果决之人,但负面却是更改多,其人心狠手辣,手段残忍,在青龙会当杀手时便已经是双手沾满了鲜血,后期就算是加入关中刑堂,在关中之地也是没少杀人。
 
    而且在神兵大会之上,他更是杀的毫无顾忌,落在他手中的人基本上死的死,废的废,就只有一个燕婷婷平安无事,但那也是因为有着稷下武院大祭酒萧白羽出手,这才救了燕婷婷一命,否则她也是难逃一死的。
 
    这样一个人若是只跟他们交手一次便放了句狠话便退走了,程不讳是怎么都不相信的。
 
    所以时间越长,他便越焦虑,甚至程不讳现在都希望楚休这一路上对他们出手偷袭,费尽心机的想要杀秋冬茂,这样才算是正常的。
 
    长出了一口气,程不讳将脑海中的想法都清理干净,他最近好像总有些疑神疑鬼的。
 
    楚休毕竟是关中刑堂的人,万一他半路接到了关中刑堂的消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需要他尽快回去处理,所以来不及杀他们,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所以程不讳这边直接道:“收拾收拾东西,走了,还有几天的时间便可以到墨琉城了,到了那里我们再休息一下,二弟你也能好好洗一次澡了。”
 
    程不讳的一个玩笑却并没有让董相宜笑出来,他只是扯了扯嘴角,勉强应付了一下。
 
    就在程不讳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大雾当中,一个黑色的身影从其中走出来,用带着些许嘲讽的语气道:“程大侠,之前我在客栈里面就说过了,这件事情不算完,真正的好戏还没开始呢,墨琉城,你这辈子是到不了了。”
 
    看到楚休的身影,程不讳的面色顿时一变,他拔出自己身后的重剑来,冷声道:“楚休,看来你的耐心应该也没了,这段时间你没有出手一次,你也应该知道,就凭你一人之力是敌不过我兄弟五人的,强行一战并没有意义,收手吧!”
 
    楚休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怪异之色,道:“兄弟五人?程大侠,你把他们几个当兄弟,但他们怕是不想跟你当兄弟呢。
 
    你是不是很好奇这段时间我为何没有出手吗?其实我已经出手了,不信你问问你那几个兄弟姐妹去,他们谁没见过我?而且有人可是答应在暗中给我做内应了哦,因为我能给他的东西,远比你这个做大哥的更多,你信不信?”
 
    此言一出,程不讳立刻下意识的扭头看着其余四人,他们脸上的面色却是都跟着变了变,看到这一幕,程不讳的心中顿时一沉。
 
    “楚休说的,都是真的?”程不讳沉声问道。
 
    还没等几个人说话,楚休便笑道:“诸位,你们最好不要撒谎,否则我也不介意把我曾经跟你们说的话在给众人重新复述一遍。
 
    我给过你们机会了,这次也是最后一次机会,把秋冬茂交出来,你们便仍旧是江东五侠,否则等待着你们的究竟是什么,你们应该知道的。
 
    而且别忘了,你们当中可已经是有了我的人,以一敌五我敌不过,但以二敌四呢?那个隐藏在其中暗中的人,杀伤力可是比我更大。”
 
    楚休的话让在场的四人面色骤然一变,他们彼此都不知道楚休究竟跟其他人说什么了,但他们却知道楚休掌握了们内心最深处的秘密,天知道楚休是从哪里知道的这些。
 
    以己度人,他们都以为自己不会答应楚休当内应,但其他人呢?
 
    董相宜心怀功利,他便认为其他人也是心怀功利,楚休若是用功利诱之,其他人会不会答应?
 
    吕瞳对程不讳有愧,他便认为其他人之间也有各种不为人知的阴暗事情,楚休若是以此为威胁,他有着宁死也不肯妥协的决心,其他人有没有?
 
    还有吴天冬,其他人都跟柳卿卿有关系,却都瞒着他,这已经让吴天冬心中有了怨气,不过他不想失去柳卿卿,所以一直都憋在心里没有说。
 
    这其中心情最为复杂的便是柳卿卿,上次楚休用投靠二皇子来诱惑她,让她思虑,结果现在她还没想好,楚休便说已经有人答应了,这个人到底是谁?那自己究竟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四人都是一脸的复杂猜疑之色,并没有说话,看到这一幕,程不讳的眼中露出了一抹不敢置信的神色。
 
    跟他相交了数年甚至已经十年了的兄弟姐妹,竟然都背着他跟楚休见过面,秘密商谈着,并且其中还有人成了内应,这种事情是程不讳如何都不敢和不愿意去相信的。
 
    但眼下这几人的神色却都已经表明了这一切,楚休,并没有说谎!
 
    楚休伸出一根手指来,晃了晃道:“我说过了,机会只有一次,秋冬茂你到底是交还是不交?”
 
    秋冬茂躲在五人身后,面色惊恐到了极致。
 
    他怎么也没想到楚休竟然会玩这么一出,暗中动用了这般多的手段,将然将江东五侠给硬生生的分裂。
 
    虽然眼下他们都站在一起,但分裂却是已经成了必然。
 
    除了程不讳之外,其余四人都是在暗中猜疑,到底是谁答应了楚休的条件,成为了他的体内。
 
    在场只有程不讳没有去猜疑,不是他真的相信这四人,而是他不敢去猜疑!
 
    若是他这个大哥都去质疑其他人,那他们江东五侠才算是真的完了。
 
    程不讳闭上眼睛,半晌之后才睁开,眼中闪烁着坚定之色道:“秋冬茂是恩公的儿子,我们既然答应了要送他去墨琉城,那便不会将他交出来。
 
    而且我也不相信我程不讳的结义兄弟会背叛我!江东五侠从结义那天便是一个整体,到了现在,仍旧是!”
 
    楚休摇摇头道:“机会我给了你们,但你们却没把握住,那便不要怪我了!”
 
    话音落下,楚休周身魔气暴涨,天魔舞之上浓郁的魔气竟然直接凝聚出了一个魔神般的模糊身影,随着楚休那一刀斩出,爆发出了极致的魔威,但这魔威当中,竟然还蕴藏着一丝神性的威严!
 
    阿鼻魔刀,永堕无间!
 
    刚一出手,楚休便直接斩出了阿鼻道三刀的最后一刀,那堪称是炼狱审判极致的魔刀,精纯的魔气甚至在影响着对手的心神!
 
    程不讳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凝重之色。
 
    这里面他的实力是最强的,战斗经验也是最为丰富的,甚至就连天人合一境的大高手他都力敌过。
 
    但眼下楚休这一刀却是仍旧带给了他极强的压力,让他的面色骤然一变。
 
    程不讳手握轻岳,重剑上扬,好似千钧一般。
 
    全身罡气内敛其中,一剑落下,镇山填海!
 
 
------------
 
第三百零一章 翻脸
 
    阿鼻道三刀的反噬太大,前两式以眼下楚休的力量基本上可以尽情使用了,但这最后一式却是仍旧会造成不小的反噬。
 
    威势强大无比的魔刀跟程不讳的重剑对撞,瞬间爆发出了一股震撼人心的威能来,那股罡气波动甚至让吴天冬跟柳卿卿这种实力较弱的武者心惊肉跳。
 
    对撞之下,楚休和程不讳两个人脚下的大地都被罡气冲击出了坑洞和裂痕,但这两个人却是谁都没有退。
 
    看着楚休,程不讳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楚休的实力,远比他想象中的要更加的强大!
 
    他的武道路线便是以力量为主,同阶当中能够挡得住他重剑一斩的人几乎是屈指可数。
 
    结果现在楚休不仅挡住了,竟然还能够靠着单纯的力量跟他硬碰硬的硬撼,已经足够惊人了。
 
    而且看楚休的武道路线,显然他可不是靠着蛮力那般的简单!
 
    程不讳手中的重剑扬起,接连的斩击之下,那股强大的威势让人心惊肉跳,但楚休却是凭借自身阿鼻道三刀的力量以及快慢九字诀那强大的爆发力暂时跟程不讳拼了一个势均力敌的局面。
 
    董相宜等人一皱眉头,也是齐齐向着楚休攻来,以五敌一,虽然瞬间便将楚休给压制,不过众人却是越打便感觉越不对。
 
    原本他们五人联手闯荡江湖,互相之间的默契程度可是很高的,结果现在出手却是别扭的很。
 
    程不讳这边刚刚一剑将楚休轰飞,本应该由杀伤力最强的董相宜和吕瞳联手接上程不讳的攻势,结果他们两个出手时却是互相之间都留了一手,防备着对方,甚至精神力还在防备着后方吴天冬和柳卿卿。
 
    就是因为这点,导致他们二人的节奏不对,甚至都不如之前在客栈中两个人夹攻楚休时配合默契,两个人现在却是被楚休抓到了漏洞,直接以智拳印封禁空间,阿鼻魔刀连接轰出,反倒是将这两个人给轰的是步步后撤。
 
    本来程不讳一对一跟楚休交手还能够势均力敌,结果现在五人一齐出手,反倒是被楚休逼的束手束脚起来,其原因就是因为他们五人其实已经出现了猜忌和裂痕!
 
    准确来的是其中四人互相不信任,程不讳倒是有魄力去相信其他人,他认为自己的结拜兄弟是不会在暗中对自己下手的,但其他人却是没有那个勇气来相信到底有没有人去投靠楚休。
 
    毕竟以己度人,楚休跟他们说的那些东西已经让他们的心境动摇,眼下楚休又说出这些话来,究竟有没有人答应楚休做内应,这点谁都不敢肯定。
 
    所以万一若是有人真的当了楚休的内应从而背叛,在他们激烈交手时对他们进行偷袭,那迎接他们的几乎就是必死的结局!
 
    没有人愿意去拿自己的性命去赌,董相宜等四人也都是一样。
 
    五人联手围攻楚休一人,却是越打越憋屈,越打越束手束脚,这让程不讳立刻皱起眉头来。
 
    他低喝一声道:“你们四个带着秋公子先逃,我来断后!”
 
    董相宜四人对视一眼,没有办法,他们也只得选择带着秋冬茂离去。
 
    楚休带着森然魔气的邪异一刀将程不讳逼退,他笑道:“程不讳,你难道就不怕我留在那四人中的内应出手袭杀秋冬茂吗?”
 
    单人独剑,此时的程不讳却是爆发出了比之前更加强大的威能来,竟然还带有一丝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来,足可以正面匹敌楚休。
 
    “内应?我不相信!我的结拜兄弟当中,没有人是内应,也没有人会背叛我等昔日的信仰!”
 
    程不讳语气坚定,丝毫都没有被楚休所影响,他手中的‘轻岳’沉稳无比,任凭楚休的刀势魔气如何强大,都攻不破他的防御。
 
    楚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戏谑之色:“程大侠果然好气量,你们相信他们这没错,甚至在其他四人的心目中,也只有程大侠你才是可以被无条件相信的,但可惜,他们四人互相之间可是做不到像跟你这般程度!”
 
    程不讳的面色变了变,对于他来说,他可以相信其他人,其他人也可以相信他,但其他人互相之间呢?这点就连程不讳都不敢去百分百保证。
 
    只不过现在程不讳却是来不及想这么多了,他手握自己手中的轻岳,将那些杂念排出脑后,全力跟楚休战在了一起。
 
    楚休此时倒也没有着急,好戏还在后面呢,江东五侠这几个人所隐藏的秘密和恩怨足以让他们彻底决裂,在这种时候楚休用不到去硬拼,他只需要在其中起到一个推波助澜的作用便可以了。
 
    而在另外一边,董相宜等人也是带着那秋冬茂离去。
 
    不过众人刚刚跑出去十几里路,吕瞳便停下来道:“你们带着人先走,我去帮大哥。”
 
    对于吕瞳来说,江东五侠的名声并不重要,甚至是这秋冬茂其实也不重要,只有程不讳才是最为重要的。
 
    虽然眼下程不讳单人独剑其实是可以跟楚休拼一个势均力敌的,不过他却是仍旧不放心程不讳,想要回去救援。
 
    不过这时吴天冬却是皱眉道:“三哥,大哥完全有能力挡住楚休,你回去干什么?难道你别有目的不成?”
 
    吴天冬的话语当中带着火药味儿,差点就明说吕瞳乃是内应,现在回去不是帮程不讳,而是去杀他的。
 
    若是以往吴天冬是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来的,但现在一想到之前吕瞳竟然也跟柳卿卿有关系,还是柳卿卿主动的,吴天冬心中就仿佛是吃了苍蝇一般的难受,不由得升起了对吕瞳一丝厌恶来。
 
    而且在平时其实吕瞳跟其他人的关系也是不怎么样,毕竟再他的心中,只有程不讳才是最为重要的,就连整个所谓的江东五侠其实都不重要。
 
    所以大部分的时候吕瞳都是冰冷冷的,话不多,跟其他人也不算是亲热,正常时候的这种事情倒是显现不出什么来,但在这种时候,这些东西却仿佛积压了许久的矛盾一般,轰然爆发。
 
    刚想要走的吕瞳回过身来,目光直视着吴天冬,冷声到:“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是内应吗?”
 
    吴天冬冷哼了一声到:“这可不是我说的,而是你自己说的。”
 
    吕瞳的眼睛露出了一抹杀机来,程不讳乃是他的逆鳞,其他人说他什么东西可以,但却绝对不能质疑他对程不讳的忠诚!
 
    吕瞳手中一抹血色锋芒隐现,避血剑已经横在了吴天冬的脖子上,寒声道:“再胡说八道,我便杀了你!”
 
    柳卿卿见状连忙道:“三哥!你这是在干什么?快把剑放下!”
 
    一旁的董相宜若是连忙道:“老三!别闹了,眼下不是胡闹的时候!”
 
    吕瞳冷声到:“我有没有胡闹,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自己都应该清楚才对,楚休到底是拿到了你们身上的什么把柄,竟然让你们选择去做他的内应?
 
    董相宜,若是没有大哥,你一个落魄公子哥现在又岂能有这般名声?而你却总是在似有似无的挑衅大哥的权威,若不是你的年龄大,大哥也让我们五人结义,你以为你有资格当我的二哥?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中的那些小九九和算计,这里面最有可能去当这个内应的人便是你!”
 
    董相宜的面色变了变,他冷哼到:“老三,你疯了不成?怎么乱咬人?我若是内应的话,方才我早就出手了,还能跟你一起联合围攻楚休?”
 
    吕瞳并没有去理他,而是盯着吴天冬和柳卿卿冷声道:“还有你们两个,若是昔日没有大哥,你们两个一个只是初出茅庐的江湖散修,而另一个则是被当作牺牲品嫁给一个废物联姻。
 
    你们现在背叛大哥,忘恩负义,哪怕是大哥饶过你们,我的剑也不会饶过你们!”
 
    吴天冬的面色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向前一步冷声到:“有本事你便杀了我好了!现在说的好像你是好人一般,方才楚休说话时,你怎么没有站出来反驳?你就敢拍着良心说你没有做过愧对大哥,愧对大家的事情?”
 
    虽然吴天冬不知道楚休跟他说了些什么东西,不过现在看来,大家都是有着各自不想往外说的秘密,所有人都是一样,你又能高尚到哪里去,又有什么资格来说别人?
 
    眼下四人各怀心思,往日里的那些兄弟情分可以说是彻底撕破了脸皮,互相之间都是充满了矛盾和不信任。
 
    而且眼下程不讳还不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人能够镇得住他们。
 
    他
 
第三百零二章 兄弟决裂
 
    在董相宜四人都几乎快要内斗的时候,程不讳依旧还在跟楚休激战着,不过他越打就越是心惊。
 
    其实现在两个人还没有爆发出全力拼命,其中程不讳只是想要阻拦楚休,为其他四人的逃离赢得时间。
 
    而楚休这边其实也不想现在就拼命,因为没有必要。
 
    江东五侠之间已经有了裂痕,楚休现在要做的便是在后面推波助澜或者是添一把火,让其燃烧的更加剧烈就可以了,没必要在这里跟程不讳拼个你死我活。
 
    所以现在楚休跟程不讳动手,与其说是他在跟程不讳交战,还不如说自己是借着跟程不讳交战的机会磨练自身境界,让自己冲击五气朝元更进一步。
 
    境界并不等同于战斗力,这点是江湖上公认的事实。
 
    境界好说,但战斗力这种东西却是复杂的很,跟你所修炼的武功和武技,或者是外部的环境和你整个人都是有关系的,所以没办法区分的那么详细。
 
    不过对于江湖上大部分的武者来说,他们几乎都是自身的战斗力要远超自身境界的,也就只有楚休这么一个变态,几乎每个阶段,他的战斗力都永远在境界之上,所以这也就需要他去好好打磨现在这个境界,以及去领悟下一个境界。
 
    而再反观程不讳,他在五气朝元境中的实力几乎就是处在巅峰了,只差一个契机便能够达到天人合一之境。
 
    如果程不讳早些选择去投靠一方势力,获得强大的资源支持,那说不定他早就可以踏入这个境界当中了。
 
    程不讳手中的重剑接连斩出,剑身之上不见丝毫的罡气外放,但这股力量的内力却是碾压所有,就连楚休的血炼神罡竟然无法硬抗这种堪称是极致的力量。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